Drake方程 (图片来自于seti.org)根据这个方程,Drake非常粗略地推测银河系内N大约为10000,也就是说,人类大约能收到10000个不同的“外星人”发出的信号。其实除了恒星形成率,其它参数在当时连一个靠谱的猜测都没有,比如直到90年代,人类才第一次发现太阳系外的行星,何谈估计存在行星的恒星比例,因此Drake估计的数字并没有太大的参考意义(http://activemind.com/Mysterious/Topics/SETI/drake_equation.html,感兴趣的可以在这个网站自己计算一下)。

Wright和Boyajian一起合作,利用不同的望远镜继续对这颗恒星进行监测,他们也使用射电望远镜搜寻来自这颗恒星的窄带射电信号,SETI研究所也利用ATA望远镜进行了搜寻,但是都没有找到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Nate Tellis在2017年利用Keck望远镜搜寻它的光学激光信号,也没有探测到。但是恒星KIC 8462852依然是SETI领域一个热门的观测对象。